憂鬱症、希塔療癒、巴夏VS地球的黑暗、反逆苗&新冠有效藥物【大編問與答】

網友 ZY 1

憂鬱症、希塔療癒、巴夏與陰謀論、怎看逆苗?【大編問與答】

2021年10月15日,一位網友 ZY 問大編之間的對話紀錄。關於憂鬱症、希塔療癒、巴夏與陰謀論、怎看逆苗。

問:大編,我想請問最後一個問題,請問你是怎麼肯定,感覺,確認自己的憂鬱症完全好了的?我也想完全治癒我的憂鬱症 焦慮症 注意力不集中 我我看傳統醫學說這些病一輩子也不會好,就好像季節性感冒

自己的感覺最直接。我知道自己是強大的存有,有能力創造任何偏好的實相,也不會隨便去批判別人和自己,所以我又怎會繼續處於「被害者」「自我批判」「憂鬱」狀態?而且只有你「進步」和「提升」之後,才能幫助其他人,如果我沒「治好憂鬱」,那怎能寫出啟發性的文章?這就是所謂的「推己及人」。

您好,請問板主有去學希塔療癒嗎?疫情關係都有線上課程,我只是好奇板主學習的心得感覺,我自己上了六堂課,感覺很棒!

其實我想問的是板主跟豐盛一哥是朋友吧?我記得沒錯的話,但一哥說不要打逆苗,但希塔療癒可以跟造物主移除逆苗的副作用,下載好的,一哥說巴夏太天真了,不理解地球人被陰謀集體的控制,當然也有可能是巴夏覺得這是個人靈魂的選擇,我只是好奇板主的想法,因為您之前說對希塔療癒很有興趣

抱歉,有點久沒上線看到你私訊,回覆你有點晚了。

1. 希塔療癒我是想學,但是我看到好像只有台灣開有課程,香港沒有 Q.Q,目前去台灣也不太方便,所以暫時沒有上課。我目前只有看書自學,不知道掌握了幾成功力XD。如果你學到什麼重點可以分享給我喔。

2. 我跟一哥算是朋友,不過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聯絡了。

逆苗我對這件事確實有點保留。但我不會在這件事上講太多觀點,原因如下:

一來,我不並深入了解逆苗,如果我誤導了某些人,那不就成了千古罪人?二來,我不會對我不深入了解的事情發表太多意見,特別是我發現我越來越有影響力。

逆苗效果?

我所理解,目前逆苗效果的簡單基本邏輯是:注射之後,會讓身體的免疫系統產生抗體。當遇上真正的病毒時,身體的免疫系統會發揮效果,主動攻擊這些病毒。

這也就是說:

1. 接種逆苗無法完全防止感染,最多是「防重症」

2. 還是要依靠人體的免疫能力去對抗病毒

(那所以重點不是增強自己的免疫能力嗎?如果那個人身體不好,免疫能力本身就差,那注射逆苗也不見得會有什麼具體效果。)

反逆苗原因

A. 我知道而且我不否認—有不少人提及相關的逆苗陰謀論(晶片(cobra有否認目前的逆苗有晶片,但我記得好像有奈米粒子)),以及脊醫傳統派系、多數自然療法醫師及少數西醫醫生的強烈反對(有對人體有害成份、破壞人的免疫系統等)。我大概是了解這些反對的理論。

順帶一題,先前有關肝膽排石法的爭論,有些網友在我這邊留言貼出安德烈(神奇的肝膽排石法作者)的一些資訊。當中就包含逆苗的。

因為當時的焦點並非逆苗,我不想轉移視線,所以我也沒有特別評論。

現在對題了,我想告知這些網友,這些事情我早就有所耳聞,知道比你們還多。

這些人倒是好,當作發現新大陸似的,想說要「弄個大新聞」,把安德烈批判一翻?

居然在我面前班門弄斧。(笑)

一月二十三日,世界大遊行中的美國華盛頓站,一萬七千多名醫生,Robert Malone 馬龍博士、科學界專業人士共同參與呼籲抵抗藥廠企業毒害人民暴政                   On January 23, in the Washington Station of the World Parade, more than 17,000 doctors, Dr. Robert Malone, and professionals in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participated in calling for resistance to the tyranny of drug companies poisoning the people



不反逆苗原因

B. 但同時,我也不否認目前的逆苗對預防 COVID-19 有效果。

要在A(副作用及傷害)及B(預防效果)之間取捨,看來要自行判斷了。

再次聲明,我個人對逆苗有保留,我自己目前也沒打逆苗。但我並不打算,無意改變或影響其他人、社會大眾對逆苗的看法。(至少我沒有想到什麼更佳的抗疫方法)

新冠可能有效藥物

~主流流傳有效的是藥物是伊維菌素,但我並不了解這種藥物,不評論。

~中醫有一味「清肺排毒湯」,中國大陸有相關效果經驗。(不過現代醫學觀點認為細辛含馬兜鈴酸,具致癌性及腎毒性,需注意劑量)

~目前我可以分享的是巴夏維C+MSM的療法。我無意中讀到一些替代療法的書,高劑量的維C安全性很高,而且有很好的抗菌及抗病毒效果,這是現代醫學有相關文獻支持的(當然這並非主流醫學派別主張)。或者這是用於治療新冠的一種方式。過去中國大陸也有用維C用於治療新冠(只是我看了,劑量 6g 左右,有點保守)。

反方意見是腎結石之類的(在藥廠的攻勢之下出現的主流觀點),不過深入了解之後會發現這些觀點是誤解,這裡不解釋。(簡單來說就是維C在人體最終代謝不只會是草酸鹽,有其他大型研究否定這種推論)

~我知道有另一種療法,聲稱COVID-19治療率達到100%,我有讀過相關文獻了解,但我了解不算深入、也沒有做過臨床實驗(是自己有試過),而且個人只6-7成肯定有效。再加上上次分享肝膽排石法間接造成的亂局,以及一堆醫生、媒體和某些網友的抹黑、誤解和斷章取義。

果然道不可輕傳

我明白沒有掌握媒體和足夠的輿論,沒有實力就算手握事實和真相也是毫無意義的,

真理永遠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內。

所以目前不會公開分享這個方法,否則我現在大概可以猜到那些媒體下的標題去批判一翻。

「可怕!他竟教人XYZ」

「XYZ超狂背景!醫怒斥:」

「網傳XYZ有效? 醫:偽科學」

「別傳了!XYZ療法 遭醫打臉」

像不像?看來我可以改行當個記者什麼的,至少起標題可以找我啊。(誤)

希塔療癒VS逆苗的副作用

3. 你既然提到「希塔療癒可以跟造物主移除逆苗的副作用」,另一種角度去想,如果感染了這個肺炎,直接用希塔療癒治療不就可以了嗎?為何要移除逆苗的副作用多此一舉呢?

巴夏VS地球的黑暗及靈魂的選擇

4. 「一哥說巴夏太天真了,不理解地球人被陰謀集體的控制,當然也有可能是巴夏覺得這是個人靈魂的選擇

某程度上我同意一哥,但同意又不同意巴夏。

第一,我作為在地球上的星際種子,實際感受到整個奴役控制體制的運作。而巴夏又身處於高維,生活在一個充滿善和愛的世界,確實很難想像和理解地球的現況和我們這些地球人的「難處」(挑戰),沒有基於地球的現況做的,這些不著邊際的建議,不過是空中樓閣、天馬行空。所以一哥說巴夏的這種想法天真,一定程度上我同意。

第二,至於你所說的靈魂的「選擇」,基於自由意志的原則,我也是同意的。

但問題是要搞清楚,這個「選擇」真的是那個靈魂「最高」的選擇嗎?

還是這些人「選擇」—被其他人、某些事物「影響」而做的「選擇」呢?(集體意識影響,從眾心態)

如果是基於某些事物影響下的選擇,這是否真的是該靈魂「真心」的「選擇」呢?

by大編R

PS:這篇文沒有錯別字喔。

張貼留言

2 留言

  1. 我記得你有一篇文章講到你文章中的「」有什麼作用。請問是在哪一篇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原來還有人在看的嗎XD
      有點久,我也忘了哪篇。不過我確實有印象有寫過。
      現在我用,有時候是:
      1. 「」引用對方原話
      2. 這個詞有可能產生歧義,所以用「」
      3. 「」沒找到更好的詞,這是最接近的了
      by大編R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