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衝突的反思,普京變了嗎?我們要做什麼?【思考大編】

俄烏衝突的反思【思考大編】

俄烏衝突的反思【思考大編】

呼籲參與 >>> 俄羅斯和北約國家和平冥想(每4H一次)直到當地局勢恢復穩定

---------------

最近有不少人在議論俄烏兩國衝突,先聲明我反對非必要之惡的戰爭或侵略,支持和平,戰爭受害的只是平民;但是我目前也不判斷對錯或下結論。大編我既沒熟讀世界歷史,又不熟悉這兩國的恩怨情仇,也不是俄烏兩國人,所以我沒有什麼可以評論。

有人會問,啊你不會去了解嗎~?

知魚之樂?

約3年前,在過去2019年左右,香港發生的示威運動,慢慢演變成一場嚴重失控的警民衝突。出於許多因素,我不評論政治(我認為政治也是一種專業),以及從本站角度,只可盡量保持中立,而且我也強調過本站不會參與沒有更高目的二立對立活動。

當時,我身邊有一位台灣朋友不斷轉發香港一些新聞。或者每個人都有不同視角,我個人真的不太同意。而且他也作為一位「光工」,理應花時間在正面能量的錨定和訊息宣傳。關心香港是可以,但過度關注這樣的政治事件又是否適合呢?而關注這些事件之後除了情緒和想法上改變,可以有什麼作為?

如果真的為了香港著想,你可以去引導別人思考不同角度,也可以呼籲和邀請其他人參與集體冥想;但是為何要這樣做—(我角度)做有點火上澆油的事?(不斷轉發不知真假的「新聞」—傳播恐懼?)

而當我去提醒他的時候,他居然轉發一堆新聞連結,試圖去「說服」或「糾正」我香港的「真實」情況。

我並非認為我一定是對的,因為我不是「源頭」全知視角,但作為一位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我頓時無語了。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香港的政治環境以及這類矛盾衝突的成因相當複雜,許多媒體的報導很表面,只是冰山一角。許多人讀了一些不知真假的媒體報導就在誇誇其談。

其他的觀點或所了解的資訊不同就被你批評為「洗腦」了,

這是哪裡來的優越感和底氣?

這些人是當地人嗎?即使是每個人都有不同視覺和信念體系。你讀的媒體能完全反映事實原貌嗎?

你的資訊來源也是來自外在其他媒體—憑什麼你認為你讀的比其他人讀到的更可信?

而憑什麼你又認為你自己沒有被另一種觀點先「洗腦」—所以認為其他觀點「被洗腦」呢?

我不在此論述太多,也不評論對錯。

我只是想借這件事帶出四字:知魚之樂?

正如我從提及的,大編既非俄羅斯人,亦非烏克蘭人。或者我可以從某些網絡資訊大概了俄烏戰爭之間的起因和一部份的歷史。

但是我們始終不是當時人,單靠那麼一點的「懶人包」資訊,就隨便妄下斷語,這樣真的適合嗎?

普京變了?

有人會問,普京不是正面的嗎?不是說反對光明會嗎?為何會「入侵」烏克蘭?

那是另類媒體的一些報導,我目前無法驗證是否屬實。但是按 Cobra 的情報,應該是事實。

Cobra 有提及過普京有跟正面昴宿星人直接接觸,也受到一些軍事指導,而且Cobra認為普京已經是少數較正面並且反對陰謀集團的政治人物。按這種觀點思考,理論上普京不太可能會做出不明智的舉動;我總感覺這件事有點不太合理,目前仍在觀望,只能看Cobra最新情報解讀

【柯博拉Cobra】2017年3月與俄羅斯準備轉變團隊訪談

Question: 普京什麼時候決定和光明勢力合作,原因是什麼?他們給他提供建議,或者甚至給他一些特殊科技?

COBRA: 很多年前他有一次強大的靈性體驗。不久前他得到昴宿星人的戰術建議,他們拜訪了東西伯利亞的一個秘密俄軍設施。

Question: 普京和梅德韋傑夫與外星人有沒有個人的實體接觸,如果有,是什麼樣的接觸和目的?請詳細說一下。為什麼普京不向地球人揭露外星人和秘密太空計劃的存在?他本應該能這麼做。

COBRA: 普京在2014年和昴宿星人接觸,梅德韋傑夫看過證據(真實的昴宿星飛船照片)。普京不能直接揭露,因為奇美拉會報復。

我翻查一下最近本傑明·富爾福德的情報(雖然很久沒轉貼了):

本傑明·富爾福德 2022/2/28 Letters to the Editor

問:“我有一個關於你最近在 benjaminfulford.net 上提出的矛盾的問題。大約兩週前,你說普京總統要入侵烏克蘭,因為他要試圖解放歐洲。但是大約一兩個星期後,你說普京總統是一個化身,他已經被取代,這與拜登和世界各地的許多人相當。現在你說陰謀集團試圖通過入侵烏克蘭來開始第三次世界大戰。那麼它是哪一個?他站在哪一邊?他真的是一個已經被陰謀集團取代和管理的化身,還是他試圖通過入侵烏克蘭來解放歐洲”

謝謝

-匿名

答:我的理解是,弗拉基米爾·普京是代表俄羅斯人民和俄羅斯東正教教會的化身。俄羅斯最有權勢的真人恐怕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

俄羅斯應該進入烏克蘭,清除那裡的犯罪分子,他們的洗錢活動使喬·拜登假政權得以維持。我相信,俄羅斯也應該進入法國並移除羅斯柴爾德傀儡馬克龍。

我的理解是MI6和五角大樓不會干涉這樣的舉動,因為這是行星解放所必需的。

——本傑明·富爾福德

侵略?Stand With Ukraine?

若說跟愛與和平站在一起倒可理解,但有些人說要跟烏克蘭站在一起。我倒想問你跟哪個陣營站在一起?整個烏克蘭只有一種立場?

烏克蘭東部的民眾?亞述營?

各種媒體都在報導「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但是—有人告訴我有關烏克蘭右區、烏克蘭亞述營(Azov Battalion)、新納粹、2014年克里米亞歸屬公投之類的資訊。

這讓我覺得整件事越發撲朔迷離。

烏克蘭似乎並沒有某些人想像那麼美好無辜。

你確定要一知半解不明不白地跟烏克蘭站在一起?

不要總被媒體牽著走,保留自己的思考能力。

戰爭悖論

如果戰爭是終止戰爭和邪惡的「必要之惡」,我可能會支持。以戰反戰,確實有點諷刺。

當然,不論烏克蘭如何,這也並非可以合理化「侵略」行為的理由,除非俄羅斯出兵有更好的理由,否則讓人難以信服。

只是,我有點好奇,如果西方國家打算攻打北韓,去「解救」北韓民眾,這些人會Stand With North Korea 跟北韓站在一起嗎?西方國家攻打北韓會視此舉為「侵略」嗎?

總而言之,如果閣下真的那麼關心烏俄兩國的戰爭和支持和平,比起在當個「旁觀者」或「鍵盤俠」之類的角色去「聲援」某一方或爭論對錯,我真誠呼籲和邀請您參與集體冥想,因為這有效得多,也是你目前唯一可以做的。

張貼留言

0 留言